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游戏 > 火帽 >

八路军17天建成硫酸生产线:像穿越一样闹革命

归档日期:07-23       文本归类:火帽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资料图:胶东抗日烈士纪念塔。抗战时期中国军民在敌后建成硫酸生产线,用此作为原料自己生产武器的弹药。

  如果,有一部穿越小说这样写:在抗日烽火燃遍中华大地的时候,有一个穿越者,用18口农村土造的陶水缸建起三座反应塔,塔与塔之间用陶管连接,成功制造出硫酸。因为最初生产出的硫酸浓度不够,又用陶盆建起阶梯式浓缩装置。最终生产出可供生产炸药的硫酸。整个过程只用了17天。

  “YY,才是穿越小说的王道;无YY,不好看。”基本是这个看法,对吧?不瞒您说,别说是您,连我都觉得这简直就是穿越小说,还是种田流的。

  如果这个情节被编进电视剧,该剧恐怕也会被人看成是“手撕鬼子”一样“神剧”。

  然而,这件事却是真实发生过的,就发生在胶东。1944年,根据将军的命令,胶东军区后勤部政委高达三派人组织了一个20多人的试制小组,这个小组的领导者,或者说我们真实历史中的那位“穿越者”名叫王旭九。

  不同于穿越小说的是,王旭九没有王霸之气,开不了金手指,只能靠自己拼命干。为研制硫酸,他曾经7天7夜不眠不休的泡在试验场里。他也没有像穿越小说的主人公那样,轻松的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网络上有他的词条,但全部介绍还不到200字。

  不是因为党不重视功臣,实在是因为这样的人当年在里太多了,在胶东革命根据地太多了。

  说起八路军、解放军,不少人马上就联想到“小米加步枪”、“土八路”,联想到“运输大队长”蒋介石。好像的军队就是一群土得掉渣的“土老帽”,不懂科学、没有技术,靠敢拼命、舍得死人的“精神力量”取得了胜利。好像人的一切技术装备都是从日本鬼子、蒋介石手里缴获来的。

  受当时平均受教育程度的限制,八路军、解放军的基层战士们知识水平确实有限。但从井冈山时期开始就致力于向群众、战士传播知识,致力于扫盲、学文化,八路军、解放军战士的平均受教育程度甚至要高于把士兵看成一次性消耗品的部队。

  到高级将领、技术人员层面,八路军、解放军的知识水平、技术水平同样相当高。这次烟台之行,我看到一组胶东军区司令部手工制作后印发的胶东,带有精确的等高线年。

  无需否认,当年的八路军、解放军在装备上确实很落后。很多基层武装还在使用长矛、大刀等冷兵器,一些地方部队装备中还有自制的“单打一”枪械甚至老式的火帽枪。但人的理念不仅从来都不落后,甚至可以说在当年是非常先进的。

  以武器装备为例。我军手中的武器弹药从军手中缴获得到的确实占了相当大一部分。但这部分远远不够满足作战消耗。比如在1947年的豫东战役中,粟裕将军曾急电请求中央调拨弹药,因为“敌我弹药消耗均尽,所缴之枪炮均无弹药”。

  缴获不到,打仗又不能没有弹药,只有依靠自己生产。当年的中国华东地区的主要兵工生产基地就在胶东地区。有一份经常被引用的数据,华东兵工厂在胶东和渤海各有8个,在鲁南有11个。然而渤海、鲁南的兵工厂由于局势紧张,战斗频繁,经常搬迁,难以保证生产。

  而胶东,因为根据地巩固,生产稳定,产能有保障,在当时的军工生产中占极重要的地位。其动力占全华东的64.2,机械占53.6。1946年到1947年,胶东兵工厂生产火炮327门、掷弹筒4330个、炮弹51万发、子弹424万发。1948年,根据《华东财办山东工矿部一九四八年军工生产统计》的记载,胶东兵工厂在一年时间里就生产了火炮472门、炮弹96.8万发,其中100毫米以上重迫击炮弹就有6万6千发之多。

  1947年8月26日,陈毅元帅、粟裕将军就曾经电告中央:“华野数十万军队之炮弹、炸药及子弹供应,至少十分之七依靠胶东……”。

  胶东的军工生产规模简直就像是穿越小说中YY出来的那样。小小的一个胶东,扛起了我军武器、弹药补给的半边天。

  如果您觉得这就够YY了,不能再多了。那我只能说一句:您又错了。胶东在中国革命中占据的地位,连穿越小说作者恐怕都不敢那么写。

  胶东不仅有出产武器弹药,在经济方面同样有极其突出的贡献。据史料记载,由于胶东地区盛产黄金,从抗战开始就不断为中央提供经济支援。抗战时期整个胶东向中央输送了13万两黄金,到解放战争胜利,整个胶东累计向中央输送黄金达43万两。平均每年超过3万两,按照目前可比价格计算,总价值达到数十亿。

  加上同期输送的白银、货币,胶东地区提供的经济支持,占当时中央财政的三分之一左右。更加令人叫绝的是,当年负责采金的胶东区工会负责人苏继光为提高黄金产量,在八路军控制的蚕庄金矿实行投标法,增加采金工人收入的同时提高了黄金产量。这是怎样一块土地啊!有哪个穿越小说的作者敢这样写呢?

  这还不算完。按照穿越小说的一般规律,一个地区要是富裕了,“锐气”就会消磨,会失去拼死抗争的勇气。然而自从近代半封建半殖民地时期起,胶东子弟就从来没有放弃过抵抗。总共800万人的胶东,前后有50万人参加革命队伍。这个动员比例几乎达到了全民皆兵的游牧文明水平。考虑到同时期胶东还在大量生产武器、弹药,大量向中央提供经济支援。这个数字更加不可思议。

  胶东子弟的战斗力也赫赫有名,从这里走出的部队包括27军、31军、32军和41军。其中除32军撤销番号外,其他三个军全部改编为集团军。从胶东走出的部队,占目前全国全部18个集团军的三分之一。

  不久前一部《智取威虎山》红遍全国,片中主人公杨子荣同样是胶东牟平县人。片中他孤身潜入敌营歼灭悍匪座山雕确实有艺术加工的成份,但在整个牡丹江地区剿匪过程中,杨子荣身经百战,消灭大量土匪确实真实的。最夸张的一次,他曾单枪匹马逼降匪首李开江部400余人。穿越小说中的主角动辄“王霸之气”四射,但有几个作者敢写这样的桥段?

  现在有人说杨子荣是虚构的。笔者可以负责任的说,穿越小说才是虚构的,杨子荣是真实存在的。他原名杨宗贵,因为用了化名,家人一直不知道著名战斗英雄杨子荣就是他。当地政府一度还曾因误会认为他当了土匪。他妻子为此抑郁而终,之后其家庭虽然被恢复革命烈士的待遇,但他的老母亲到死都不知道样板戏里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就是自己的儿子。

  直到1973年,曲波找到一张杨子荣立功获奖时的照片,拿到胶东各地让当地百姓辨认。杨子荣的哥哥看到照片后第一话就是“这不是宗贵么”。所谓杨子荣“不存在”的误会既是从此而来,也是因为他的战绩过于令人震惊,令人难以相信。但英雄是真实存在的,像杨子荣这样的英雄事迹,在胶东绝不是个案。

  在1938年2月发生的雷神庙战斗中,中共胶东抗日第三联军指挥部领导和特务队部分战士计二十余人,被上百名日本海军陆战队士兵包围在牟平县以南的雷神庙里。双方从午饭刚过激战到天黑。我军在打死打伤日寇五十余人后,趁夜色在友邻部队接应下成功撤离战场。此战中,雷神庙里一个不到0.8平方米的铁皮雨搭被弹138发,被打得如同蜂窝一样。战斗激烈程度可见一斑。

  抗战初期,日军计算战斗力的方式是日军一个联队(相当于团)可以抵国军一个军,海军陆战队更是其精锐部队。而此战中我方部队中有机关干部甚至妇女,枪不过十几支。双方力量对比之悬殊,我方获得战果之大,如果出现在文艺作品中,恐怕也会让人产生抗战“神剧”的感慨。但这也是历史事实。

  当然,真实的战斗毕竟不是穿越小说。歼敌无算,自身损失可以忽略不计的桥段只能出现在小说里。真实的历史中,胶东子弟的牺牲也是巨大的。整个胶东,有名有姓的烈士就有七万六千多人。仅在栖霞市胶东抗日烈士纪念塔下的革命烈士陵园里,就安葬着两万零八百五十位革命烈士。

  这座纪念塔建在一座高300多米的小山上,全部由重达数百斤的花岗岩拼合而成。如今,笔者空手登上这座小山尚且气喘如牛,当年的工匠师傅们是靠肩扛手抬把石料送上山顶,在用脚手架搭建石塔。从1945年5月1日到8月15日,前后只用了107天,就建起了这座高21.37米的花岗岩塔。在那个根本没有任何机械设备的年代,这座石塔本身就不可思议,像是穿越小说中的作品。

  更夸张的是,这座纪念塔是在抗战尚未胜利,日本军国主义者尚未投降的时候开始兴建的。日寇还在耀武扬威,胶东人民已经开始大举动工为烈士兴建纪念塔了胶东子弟抗击侵略者,就是这么任性,简直任性到了骄横的程度。除了穿越小说,谁敢这么写?

  打仗就是拼消耗,尤其现代战争,完全就是烧钱。以孟良崮战役为例,整个战役中我军共发射炮弹33730发,济南战役中,我军共发射炮弹73805发。而根据《华东财办山东工矿部第二军工局军工一九四八年生产总结报告》的数据换算,当时生产一发82毫米迫击炮弹的成本折算成玉米是135斤,一发60毫米迫击炮弹相当于50斤玉米,一发7.92毫米步枪弹相当于2.9斤玉米。

  在当时,我军一名野战军战士每天供应定量也不过2斤6两而已。按照这个标准折算下来,一发迫击炮弹打出去的差不多就是一、两个战士一个月的口粮,开一枪够一个战士吃一天还不止。

  800万胶东人民为中国革命输送了50万子弟兵,输送了43万两黄金,输送了成百上千万发炮弹、子弹。虽然胶东自古就不穷,但也不是大富之地。能够贡献如此多子弟,拿出如此多财产。我们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句,胶东人是拎着脑袋、勒紧裤子干革命。

  那么,何以如此?胶东人民为什么有如此高的革命热情?肯定不是因为中国如同穿越小说的主角那样,浑身“王霸之气”四溢,一跺脚就能让四海英雄纳头便拜。事实上,胶东人民抵抗侵略、支持革命,是因为自身的血海深仇。

  胶东地区被侵略、被压迫的历史长达近百年。自1861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烟台被迫开埠,从此进入半封建、半殖民地时期。在此期间,胶东人民饱受压迫。仅招远一县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有1.45万户逃荒要饭,1100户卖儿卖女。

  招远出产黄金白银,怀抱金山银山。但是在当年,金山银山不光没有给当地老百姓带来好日子,反而成了苦难的来源。侵华日军为掠夺中国黄金,强迫招远百姓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冒险采矿,声称“苦力死了的没关系,中国人大大的有”。

  旷工们每天要泡在含有硫酸的水里,呼吸着满是粉尘的污浊空气工作十二、三个小时。同时还要冒各种矿难的危险。日军统治招远玲珑金矿的6年时间里,400名井下旷工仅因为井下事故就有70多人丧生。全矿1200余名工人中,还有200余人死于日寇的虐待和酷刑。

  为什么在日寇肆虐的时候,胶东金矿工人甘愿冒着被抓住杀头的风险,想尽各种办法从日寇控制的金矿中夺回黄金,当做革命经费供应给中央?在日本人统治下,早晚是个死,今天不死,明天也要死,不被日本人打死、杀死,也会被矿难砸死、闷死。勇敢的站起来抵抗,赶走日寇,反倒能换回一条活路。

  胶东人民不会把希望寄托在身上,因为的所作所为早已经伤透了胶东人民的心。前文所说的逃荒、卖儿卖女还可以说是天灾造成的,军阀纵兵作乱则完完全全是人祸。仅在1928年2月16日,山东督办张宗昌就曾在招远县半壁店与勾下店之间防火焚烧民房4000余间,杀死杀伤群众500余人。

  北洋军阀残民以逞,国民政府同样不顾百姓死活。1927年5月3日,日寇主动与攻入济南的北伐军制造冲突,突入山东交涉署,制造了震惊中卫的济南惨案,杀害交涉员蔡公时以下全部署员,仅一人趁乱撞死逃脱。事后北伐军将士虽有心抵抗,但最终在蒋介石严令之下不得不撤出济南。北伐军撤出济南后,日寇在济南大肆屠杀,杀死杀伤我无辜百姓1.1万人。

  蒋介石明知中国军民遭到日寇屠杀,不但不奋起抗击,甚至连抗议都不敢。命令济南的北伐军一直撤到徐州以南。经此一事,全山东乃至全国人民都能看清,蒋介石要的不是建立人民共和,而是在谋求一家一姓的“家天下”。人民的利益根本没有被他放在心上。

  抗战胜利后的1947年5月23日,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美籍职员史鲁域琪在烟台驾驶汽车意外撞死人力车夫杨禄魁。负责交涉的美方人员骄横的声称:“在中国,轧死一个苦力比轧死一头驴都便宜。”意图赔几个小钱了事。美国人的骄横是有原因的,当时美国人在国统区哪怕犯下强奸、杀人的恶性都不会受到惩罚,最多赔钱了事。

  曾担任八路军团政委,时任烟台市长的姚仲明却组织法院,公审肇事的美国人。不仅让肇事者给死难者家属赔偿经济损失,还判处肇事者徒刑,并让口出侮辱之语的美方代表为死难者杨禄魁披麻戴孝。

  被屠杀一万余人,蒋介石连句硬话都不敢说。交通意外死亡一人,能够秉公执法。根本用不着提什么“政治觉悟”,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咱们是当年的老百姓,咱们支持哪个政府?反对哪个政府?

  政府还不单单是不抵抗外来侵略,他们甚至帮助侵华日寇屠杀抗日武装。1938年,在胶东组织了以赵保原为首的“抗八联军”,顾名思义,该军的宗旨就是“抗击”八路军。

  当年,该军秦毓堂部纠合其他几支部队进攻蓬莱抗日根据地,杀死杀伤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指战员上百人。1939年8月1,该部又制造了葛家惨案,杀害八路军五支队驻文登葛家联合办事处主任李蔚川夫妇等5人,李蔚川的妻子蔡秀荣烈士当时还怀有身孕。1940年春,赵保原、秦毓堂竟配合日本侵略军扫荡,破坏了八路军的荣成兵工厂。

  经常有人鼓吹什么“XX年过去了,谁还知道当年国军如何抗战”。说这话的人不妨去胶东找老乡们问问,七十多年过去了,当地的老乡们对当年军如何跟日寇沆瀣一气,杀害抗日军民的事情,可还记得清清楚楚呢。更不要提当年在全国,有数十名将军叛国,数十万部队投敌了。

  胶东人民坚定的支持革命,在胶东获得的拥护程度,直追穿越小说中的艺术夸张。但这种拥护不是没有理由的,不是小说作者YY出来的。

  在长达近百年的历史中,亲眼看到了外国殖民者如何贪婪,满清政府、民国政府如何软弱不堪。亲身经历了军阀、日寇的残酷屠杀和肆意掠夺。他们对的坚决支持是有原因的,是坚定的,不会动摇的。正因为此,当年的胶东革命根据地才在号称“最富裕、最有文化的根据地”的同时,也被视为最巩固的,从来未曾完全沦陷的根据地。

  胶东人民不仅不仅不屈不挠,同时还聪明机智。不仅勇猛顽强,同时还善于进步。

  1945年9月29日,美国第七舰队的两栖特遣分舰队企图在烟台登陆。好容易赶走日本侵略者,烟台人民怎么可能允许其他列强染指自己的家园呢?然而,从军事力量上来讲,当时武装确实不具备抗击美国数十艘军舰的实力。

  如何解决这个难题呢?烟台地区的政府、军队、民众没有激化矛盾,而是一边积极备战,一边组织得力人员与美方谈判。他们宴请美方谈判人员,并登上美国军舰参观。在尽量维持双方关系不破裂的前提下,依托国共合作,我方与美方仍属合作关系的大环境。最终成功保护了烟台这个已经解放的大城市,维护了国家主权,捍卫了民族尊严。

  抗战时期,胶东地区的抗日斗争也非常机动灵活。海阳县抗日武装开展了地雷战,当地山地多,地形复杂,不便日寇大部队展开,道路崎岖,很多地方适合布设雷场。因此当地的地雷战取得了丰硕战果。而在莱州的平原地区,抗日武装就转入地下。在一口枯井里隐蔽着八路军的西海地下医院,最多时这里曾同时救治数十名八路军伤员。

  在抗击外来侵略者的同时,胶东人也从来没有放弃学习国际先进经验。著名的张裕葡萄酒就是一百多年前由归国华侨张裕先生采用法国酿酒工艺,用胶东特产的葡萄酿制而成的。胶东地区在战争年代能够生产大量武器、弹药,也跟当年的胶东人积极引进先进技术,工业基础好、制造业水平高有极大关系。

  时至今日,烟台这个革命老区,在所有革命老区中仍然独树一帜。去年,他们创造产值达6000亿以上,在全国名列前茅。这是个富裕的老区,也是个欣欣向荣的老区。

  烟台市政府组建了专门的“红办”宣传革命传统。对烟台来说,革命传统不仅仅意味着民族独立和反对压迫,更意味着学习科技文化和发展经济。因为贯穿革命始终的,一直是向群众普及文化知识,帮助群众发展经济、改善生活条件。

  虽然没有穿越小说主角那样的王霸之气,不能“虎躯一震”就招揽无数小弟,不能开金手指。但却依靠扎扎实实的工作,取得了穿越小说主角一样了不起的成果,让四海归心,改变了中国的面貌。

  组图:解放军用信号弹组织官兵夜间实弹射击2015.05.19

  解放军编制调整师长甘愿任旅长 外军中将羡慕2015.05.19

本文链接:http://cccrecords.com/huomao/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