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游戏 > 火炮工事 >

雄兵土遁铸铜墙——志愿军的野战防御工事构筑

归档日期:07-10       文本归类:火炮工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克敌敢将身作盾,轩昂壮烈耿千秋”——豪情如斯,血肉之躯却终究无法与钢铁相抗。面对“联合国军”压倒性的地空火力优势,大量构筑各类地下、半地下土木防御工事,自然成为志愿军官兵保存自身、杀伤敌军的核心手段。特别是对于排斥消极防御的志愿军而言,阵地构筑不仅要便于进行持久顽强抗击,还要利于实施反冲击及依托阵地进攻敌人。而以上述方针为指导,志愿军的土木防御工事不仅在战争期间发挥了巨大效力,战后更是长期作为全军教范样本,其影响甚至延续至对越还击作战。有鉴于此,本文谨参考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3军(以下简称第63军)司令部编写的《抗美援朝作战经验总结》,试图以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后期防御作战为例,自军以下各级战役、战术单位的局部视角出发,呈现志愿军土木防御工事的基本样貌。

  第63军(辖第187、第188、第189三个步兵师)于1951年2月17、18日分批入朝,加入西线月中旬进至临津江北岸进攻出发地域。五次战役开始后,遵照志愿军司令部(以下简称“志司”)作战部署,第63军以迅猛攻势突破临津江南岸“联合国军”防御阵地,随即重创英军第29旅,并协同友邻部队给予韩军第2、第6师以较大杀伤,4月28日占领议政府,5月16日开始突破北汉江,继而突破洪川江。而由于指挥布置、友军协调、后勤补给等一系列问题,第63军是役虽实现穿插深入,但歼敌数量仍未达预期,加之于汉城以北地区连遭美、韩军大规模反击,军长傅崇碧遂果断命令全军撤至北汉江以北待机。

  志愿军入朝后,长期采取由步兵携带个人弹药粮秣、在短时间内实施高强度迂回突进的作战范式(即美方所谓“礼拜攻势”),从而严重制约了自身战力的发挥。至五次战役后期,敌抓住我军粮弹缺乏、部队减员较大的弱点,集中大量坦克及自行火炮,配合摩托化步兵发起全线反击。为迟滞敌军前进速度,掩护兵团主力转移,自5月29日至6月18日,第63军奉志司命令,于涟川、铁原地区进行了空前惨烈的机动/坚守防御作战。

  铁原防御战伊始,第63军刚刚完成战役转移,前期作战减员又未及补充,“敌我力量差距悬殊”。全军仅有人员24900名(不含配属该军的第194师),除去各级后勤人员,作战人员仅有12700名,再减去三分之一的战役预备队,军防御主阵地仅有8466人,炮244门。加之春雨连绵,加强给第63军的坦克团与122毫米榴弹炮均未投入战斗。即便将机关勤杂人员补入连队,在东西长达25公里的正面防御地段上,第63军每公里防线门。而“联合国军”则在63军正面集结了美骑1师、韩军陆战1团、韩军第9师、加拿大第25旅,相当于4个师的兵力,人数约47710名、炮1327门、坦克187辆,平均每公里攻击正面2074.4人、炮57.7门、坦克8.1辆。按照63军军指作战决心,全军4个师将分作三道防御阵地,战斗队形则按“后三角”配置分为两个梯队(第187、第189、第194师为第一梯队,第188师为第二梯队),集中兵力兵器于中央防御地段,在第一阵地阻敌10天,在第二、第三阵地节节抗击阻敌5天以上,“无军命令,不准撤退”。不难看出,第63军此役承受着何等巨大的防御压力,对于一支擅长山地条件下运动攻防作战的部队来说,完备坚固的土木工事几乎成为阵地防御得以维系的唯一倚靠。

  根据第63军编写的《抗美援朝作战经验总结》,五次战役后期美、韩军进攻具有如下特点:

  “1、进攻前准备工作充分。惯以军官乘坦克、飞机照相及小部队活动等手段查明我军情况。其主攻地段多选于公路开阔地区及我之结合部位。善于行迂回包围。对公路两侧之要点及制高点多行反复争夺,不达目的即不停止攻击。常施连续的、昼夜的、梯次的突击,其第一梯队攻击未逞时,第二梯队即行继续突击,使我无喘息机会,增大伤亡,一举攻占我之阵地。当楔入我阵地后,多采取齐头并进、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战术。

  2、攻击前常以校正机对其攻击目标进行标定,以待炮火准备时,施以突然的准确的射击。攻击时一般先以空军轰炸,继用远程炮兵,求得破坏我之前沿工事与压制纵深之预备队及炮兵阵地,杀伤我之有生力量,尔后掩护步兵行多路的连续的冲击。攻击未逞时,一般则将部队后撤至30公尺左右处,迅速以猛烈炮火行数分钟之火力急袭,再行攻击……

  3、……进攻时,敌坦克一般多在我前沿300至500公尺处占领有利地形,对我阵地、火力点行直接瞄准射击,摧毁我前沿火力点,尔后配合步兵向我侧后迂回……

  4、敌对我之纵深、交通要道,多以空军、炮兵行轮番封锁,特别是夜间更为严密,以破坏我调整部署,制止我之后方补给及伤员转运。……”

  可见“联合国军”(尤美军)极擅通过多层次、高密度的火力运用,最大限度消耗志愿军有生力量,从而达成进攻突破。反观第63军方面,其防御地带战术地幅20公里、正面25公里,且为山岳平川相结合,山线纵于南北,不便于防御方以火力兵力进行机动,且中间贯穿铁路、公路,不便组成完整防御阵地,易被敌割裂防御体系与迂回包围。在此情况下,第63军之所以能完成阻敌15天的艰巨任务,除了全体指战员顽强战斗的精神因素外,在主阵地集中各类器材,全力抢修防御工事,形成大量坚固支撑点,无疑是达成战役目标的重要条件。

  具体来说,铁原防御战期间,第63军各部对阵地内具有决定意义的支撑点,无不死守到底,以保障己方反冲击与内线机动的实施。对前沿不易防守的小高地,则以小部队携带轻便自动火器防守,待敌军展开攻击时,先以火力尽可能予敌杀伤,随即隐蔽分散地撤至主阵地。当敌占领阵地立足未稳时,再以猛烈炮火反击(如集中全团迫击炮实施急速射),尔后以反冲击夺回之。如此反复拉锯。而不管采取何种防御手段,守军战术实施的关键,都是要具备足以相互应援的点状急造工事。

  在志愿军看来,对美军这样的现代化敌人进行阵地防御,既要增强阵地的坚固性,以防御敌之空、炮优势,保存有生力量与火器,使阵地成为完整的防御体系,又要便于防坦克、防化学,适合兵力火力机动,且进行严密的伪装。因此,在土木工程保障上,第63军着重落实了以下几点:

  (一)建立支撑点:构筑坑道,实施圆周防御,互相控制,以支撑点为骨干形成防御体系,从而分割敌军战斗队形,此外特别要注意加强结合部阵地。支撑点囤积兵力应超过本身一倍以上,如一个排的支撑点,应保存两个排的兵力,作为向敌反击的出发阵地。

  1、以一条坑道为骨干,前山通至后山,使之呈“Y”形(如下图),外部以堑壕连结,各种火器发射阵地构于山之两侧,对正面400公尺以内形成绵密火网。这种支撑点,多用于警戒阵地或主阵地与预备阵地之间地域。

  2、以两条坑道贯通前后山,在中间以一条横坑道沟通,使之呈“H”形(如下图),外部以堑壕连结,工事设于四周,互相控制。

  3、以两条坑道为骨干,在两端各伸出支坑道,使之呈“—”形(如下图),以环形堑壕连结,各种火器发射阵地设于四周。

  4、以两条坑道左右交叉,使之呈“X”形(如下图),外部在四周以堑壕连结,各种发射阵地置于山之两侧,使其可向周围400公尺以内发扬火力。这种支撑点,也可用作基本阵地的骨干。

  不论何种样式,在其反斜面均须设置坚固的屯兵部,并于山之两侧构有反冲击的堑壕或交通壕,甚至坑道。每个支撑点平均约干、支坑道3至4条。

  (二)连占领的防御地域,通常依据地形和战斗队形决定之,但均须前、后、左、右互相结合、互相控制。各排支撑点间构筑侧射隐蔽火力点,使阵地各处不留空隙。

  (三)营所占领的防御枢纽部,应利于结合部保障,设置于各连结合部中间稍后地域,其阵地形式与各连防御地域相似,全营形成三个大支撑点,构成面的防御,同时构筑坚固的弹药所、屯粮所、救护所。

  (一)工事位置选择,应根据地形在战术上的价值和各种工事在战术上的作用而定:

  1、步兵各种火力发射阵地,应选于反斜面的山腰与山脚,构筑坚固的工事和独立的暗火力点,从而在敌人可能接近与可能利用的地形上充分发扬火力。同时依照火器性能,将我阵地前后、左右、上下阵地内外构成绵密的交炽火网。

  2、各种工事要适当结合地形、分清主次,构筑次序一般为“先战斗工事后隐蔽部,先火器发射阵地后预备发射阵地,先主防御地带后第二防御地带,先前沿后纵深”。主阵地应以坑道为主,结合掘开式掩体、各种露天式掩体,以堑壕、交通壕相连贯。坑道工事主要要求坚固,能囤集部队,保存力量,便于机动;露天工事、交通壕要能发扬火力,便于部队进出运动。且各种工事能够相互弥补不足。

  1、坑道工事厚度通常在30公尺左右,以能抵御敌延时引信炮弹与重磅炸弹(山较小时可将开口、射击口选在山脚,以增加工事厚度);坑道进出口厚度应参考实地土质,一般为5公尺,并开成平口,使其适合伪装。第二防御地带的隐蔽部应设于隐蔽地形,如山脚密林等处,并应是分散低姿的,间隔最好在50公尺以上。

  、坑道无论主、支线,均不宜形成前后正直,应有适当弯度;顶部不宜为平形,应构成屋脊形或半圆形,以增强负载力;射击开口不宜直面敌方,以免被敌炮火贯通,造成伤亡。

  3、坑道工事筑成后,要根据土质坚硬程度进行配框、顶柱。顶柱要密,紧贴坑道边,不留空隙。

  4、其它各种露天及掩盖工事,除应注意发扬火力外,还务必疏散,以缩小目标面;掩盖工事通常使用直径25至30公分的圆木4至5层,以能抗住敌迫击炮为准。

  根据第63军军指要求,各下辖作战单位须根据地形情况判断敌可能进攻方向,确定防御配置和各支撑点的具体位置和构筑次序。主要阵地的坑道由团长确定,次要的由营长确定。各种发射阵地由高一级主官确定(如排的射击阵地由连长确定,连阵地由营长确定),以防返工浪费物资与时间。

  由上可见,在志愿军第一批入朝部队积累起的大量作战经验基础上,凭借自身的战术素养与应变意识,第63军在铁原防御战前后发展起较为完善的野战工事构筑规范,形成了由各种坑道、堑壕、交通壕、轻武器发射阵地、防坦克地域、反步兵障碍物、指挥观察所构成的综合工事体系,从而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联合国军”的重火力杀伤效能。正如彭德怀在1951年6月1日致的电报中所谈:

  “文登里、金化、铁原地区的地形很好,野战工事也不错。在现时,当敌使用大量炮兵、坦克和航空兵时,如利用积极的机动防御,则可以在规定地段扼守一定时间,并歼灭敌有生力量。在上述一线以南地区,估计可扼守到6月10日。……第二道防御阵地可扼守到6月底或7月初。……如果敌不会大幅度地增加其部队数量,如果我方不犯意外的错误,那么,我们就可保证扼守住元山、平壤一线以南的有利地区”。

  在由运动战转入坚守防御作战的过程中,能否在有限时间内快速完成工事构筑,形成彼此衔接的多层防御体系,无疑是考验部队战斗素养的一大要旨。而构筑工事的劳动强度很高,在没有现代化工具的情况下,第63军与志愿军其它部队一样,只得凭借炸药、铁锨、镐头等简易工具加紧挖掘。此外,朝鲜的多山地形虽然很适合我军展开防御,但某些季节的气候却常给守方造成严重困难,特别是春季融雪期长达一个月,工事常因土质溶解而发生垮塌,而同期草木丛却因气候干燥而易燃,美军遂利用这一条件,向志愿军阵地大量投掷凝固汽油弹,以期烧毁守军阵地设施。面对上述种种困难,第63军军指将阵地管理放在与实际作战同等重要的地位,力图通过高效科学的统筹规划,保证工事及时满足战斗需要。

  其一,由于坑道作业所需人力、物力与时间,占到整个工程作业量三分之二强,坑道的强弱,决定着阵地的强弱。对此,第63军各步兵连采取了如下作业组织模式:

  1、负责作业指导的干部,包括连长、指导员、各排长、文书等,共约10人;

  其二,第63军战前即由各师、团对官兵进行坑道作业技术初步训练,以解决坑道作业的经始、选眼、掌钎、爆破、排烟、运土、配框等基本技术问题,同时在各参战部队中事先储备一定数量的铁锤、钢钎、炸药、圆锹、十字镐、油灯等工程器材。坑道构筑的所需工具及器材消耗见下列诸表:

  其三,对于坑道工事作业的经始(即坑道从哪里开挖、经过什么地方、挖到什么地方、中间拐几个弯、在何点何岔汇合)、测量、制图、掌握方向、流水作业法、打眼、爆破,第63军也分别制定了如下操作标准(参见图示):

  以上有赖第63军全军结合作战态势与战场环境特点的大规模工事构筑,铁原防御战虽然事出仓促,但仍取得了颇为不俗的战果:第63军自5月28日开始与当面之敌接触,至6月13日秘密撤出阵地,将防务移交第42军,此间该军军直单位及第187、第188、第189三师毙、伤、俘美、英、韩军总计21537人(详细统计见下表),创造了五次战役东西两线参战各军的最高杀伤记录。考虑到第63军在战役前期阶段未达成歼敌目标,毙俘有限,故上述战绩有相当大一部分是在铁原、涟川防御作战中取得的。而志愿军是役研创的土木工事构筑法不啻立下头功,在美军铺天盖地的火海弹雨下,坑道不仅挽救了无数将士的宝贵生命,更令进攻之敌付出了惨重代价,数周之内进展极小。此后,在志司的大力推广下,坑道工事构筑很快便在志愿军各部遍地开花,并将在另一场更加经典的山地坚守防御战役中扭转乾坤!

本文链接:http://cccrecords.com/huopaogongshi/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