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游戏 > 火炮履历书 >

侯善祥_百度百科

归档日期:10-22       文本归类:火炮履历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侯善祥,是一个中国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关于她的争论很大,有人说她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状元,

  也有人说她其实不过是个女主薄,是腐朽的太平天国所制造的神话. [编辑本段]一.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状元之说:大家知道,在封建社会里,女子是不准入考场的,虽偶有传闻也有女状元、女驸马之说,但那只是女扮男装所为,倘若露馅便有欺君之罪,轻则下狱,重则砍头示众。

  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后,选拔贤才,开科取士,并破例允许女子参加考试,参与朝政。消息传出,天京城为之一震,贤才淑女,踊跃赴考。虽战乱不久,但声势之浩大,礼仪之隆重,在当时实属罕见。

  开科之日,地处夫子庙的考试院(今江南贡院)外火炮齐鸣,炮声中,绘龙画凤的考试院大门徐徐打开。当时正主考是杨宣娇(详细词条见洪宣娇词条),副主考是张婉如、王自珍。应试女子二百多人。试题是《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书香门第出身的南京女子傅善祥,因受翰墨之熏陶,经书典籍无所不通,诗词歌赋无所不能,而且生得聪明伶俐,端庄大方,才貌双绝。她独辟“难养”之说,举了很多自古以来贤淑女子助夫之功,为天王洪秀全所欣赏。三天后,锣鼓喧天,礼炮齐鸣,大红金榜高悬于天王府前,傅善祥以才学兼优考取女科状元,洪秀全除赏赐黄缎一匹、红绉二匹外,又特赐花冠锦服,洪宣娇亲自为她戴花,傅善祥披红挂彩,跨马游街,一路上锣鼓笙箫,吹吹打打好不热闹,游行三天,城中百姓夹道争看,这件事轰动了整个京城,“但见街头巷尾中,众口连呼傅状元”。

  三天后,傅善祥被派到杨秀清东王府担任女簿书,相当于主任秘书。二十多岁的傅善祥性情温和,文思敏捷,很快取得了东王的赏识和信任,封为东殿尚书,批答章奏,撰写来往公文,参与机要,成了东王府运筹帷幄的得力助手之一。

  太平军自金田起义后,鉴于军事行动的需要,将随军家眷单独组织起来,担任后勤工作,称为“女营”。定都天京后,改称“女馆”,严禁男子入探,夫妇同居,亦犯天条当斩。可是天长日久,引起不满。傅善祥很想改革,便婉转地向东王进言:“天王在永安时,答应攻下金陵为登天堂,许夫妇团聚,今仍不准有家,不足服众”。东王与天王商量后,下令许夫妻一月团聚一日。不久,清军大举攻城,粮食紧缺,库金入不敷出,每年还要拿出几万两银子养活十三、四万妇女,实在是个不小的负担,傅善祥再次大胆向东王建议,撤销女馆,许夫妇回家团聚,年轻未婚女子亦令婚配,这样一来,既减少了军费,又平息了怨言,东王和天王采纳了傅善祥的意见,并令她主办此事。傅善祥深入女营,把姐妹们的性情、年龄、相貌写在纸上,一一为其撮合,拿着龙凤合挥的青年男女,欢天喜地地向傅善祥道谢而去,“女馆为之一空”。

  两年后,清军派奸细张继庚在太平军中组织叛乱集团,但很快被东王杨秀清破获。在审迅中,张继庚反咬太平军老战士八百多人,连副主审官胡元炜也被牵连,杨秀清一怒之下,将这批人全部斩首。并把推荐胡元炜任主审的兴国侯陈承瑢、卫国侯黄玉昆革去爵位,监押审查。傅善祥怀疑九千岁误中奸细反奸计,便冒险进殿劝谏:“天朝有令,凡罪当诛,必有人证物证,今仅凭清妖口供,岂不造成冤案?万望九千岁三思而行,免得将士离心”。不久,东王将陈、黄二侯放出,恢复了爵位。后来傅善祥又多次劝谏,均未被采纳,便飘然而去,不知所终。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考题中除了孔子难养论的滥题,还有一道题是写诗,规定“欸一声山水绿。”傅善祥的答案同样精妙至极,把山水行舟的情景描绘得栩栩如生:

  浓荫郁桧杉。 [编辑本段]二.非女状元说历史误读:太平天国虚构女状元的神话

  说起中国古代的女状元,现在无人不指的是太平天国的才女傅善祥,就是在中国社科院图书馆收藏的“傅氏族谱”中,也记录着这样一副歌咏傅氏历史名人的对联:“学士科举列榜首,巾帼鼎甲第一名。”上联指清代密书院大学士傅以渐,他在顺治年间曾经考取过进士第一名,此人为官清廉节俭,学者敬其为星岩先生;下联指清代太平天国恩赏丞相傅善祥,意思就是说,这位金陵傅氏家族的女儿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的女状元。

  现在不少史料中也说,公元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于南京后,“令女官举女子应试”,也就是洪秀全之妹洪宣娇做主考官。傅善祥考中鼎甲第一名,名列榜首。旋即,东王杨秀清将她选入东王府,先后任“女侍史”、“簿书”、“恩赏丞相”等职,成为东王政务上的有力助手,并对太平天国的政治发挥了重要作用。

  金陵女儿傅善祥以其特殊的身份,在特殊的历史时代,留下了特殊的一笔,给了后人一份特殊的感念。但是,一段时间以来,又有许多资料质疑傅善祥的女状元的身份,更有资料说,太平天国开女科举一事纯属子虚乌有。既然太平天国没开女科,那么怎么会有女状元脱颖而出呢?目前,质疑傅善祥的女状元的身份理由有三:

  太平天国开考女科,其说盛传于世,因太平天国主张男女平等,谓世间男女都是上帝的子女,反对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观念,在朝内、军中并皆设立女官,以致其开女科的传说,令人相信,遂以为真有此事,然遍考太平天国文献,实找不到天朝有开女科的制度。不知是由汪堃的《盾鼻随闻录》伪造于前,还是沈懋良的《江南春梦庵笔记》沿袭于后,竟编出一个女状元来。好事者又就此而伪造题目,伪造文章,五花八门,遂使人目眩惊奇,讶为千古未有的创局。

  罗尔纲《太平天国史料辨伪集》,将两书作伪的地方,列表对照,考出其来源,兹录其说中关于《江南春梦庵笔记》谓太平天国女科是虚构的一段如下:

  虚上加虚,假中更假,例如作伪者所根据的《盾鼻随闻录》说太平天国“以江宁人傅善祥为女状元,又女榜眼钟姓,女探花林姓”。按记载太平天国开女科举一事,是首先见于这一部以虚构著名的《盾鼻随闻录》上的。有些史学家遍考曾亲在天京参加过太平天国工作者的记载,如谢介鹤的《金陵癸甲纪略》、张汝南的《金陵省难纪略》、知非子的《金陵杂记》、佚名的《粤逆纪略》、马寿龄的《金陵癸甲新乐府》,以及张德坚根据情报编纂的《贼情汇纂》,都没有记载这一件事。《金陵癸甲纪略》是记有傅善祥的,但只说她是东王女簿书,而没有说她是女状元。所以《盾鼻随闻录》所记太平天国开女科举及女状元榜眼探花姓名一事,是十分可疑的,大概就是汪堃捏造的。但在汪堃的记载里面,所说的女榜眼、女探花还是有姓无名的,到了这个作伪者的手里,竟进一步虚上加虚,假中更假,把名字、身份、来源都编造了出来!

  罗尔纲对这一问题的探讨是很注重史实的分析的。现在有专家把两书原文,及后来《太平天国野史》所添造的考官、考题与傅善祥的上书等事,从当时的考试制度再作进一步分析,更足以证实太平天国设女科的事实是假造出来的。

  据《盾鼻随闻录》卷五《摭言纪略》云:“贼令女百长逐馆搜查,凡识字女子概令考试,以江宁人傅善祥为女状元,又女榜眼钟姓、女探花林姓,均取人伪府授女掌簿伪职,林姓三日即自尽。”《江南春梦庵笔记》云:“癸丑尝设女试,以傅善祥、钟秀英、林丽花为鼎甲。傅传祥上元书吏之女,自愿应试者;钟即钟芳礼所掠之女,林即林凤祥所掠之女,皆非本姓也。发女榜后,俱入伪宫,隔数日发还,并传其父谢恩,人咸悔之,故甲寅岁无一应者矣。”

  《太平天国野史》云:“太平朝既开科举,复举行考试女子之典,正主试为洪宣娇……题为‘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全章,应试者二百余人。金陵傅槐女善祥所作,独力辟难养之说,引古来贤女内助之功,卷荐后为天王所激赏,拔置第一,饰以花冠锦服,鼓吹游街三日,闾阎群呼为女状元;第二名为钟氏,第三名为林氏。”

  就这三种记载看来,作伪者一个比一个加多。后来辗转记录,皆是根据这三种资料而来的。兹将其假伪面目,考校指出,以供读者参考。

  《盾鼻随闻录》和《江南春梦庵笔记》中有关傅善祥的记述,以太平天国当日情形考之,则知其完全不确。考太平天国癸好三年初入南京,是不许人有家室的,况林凤祥癸好三月即与李来芳,即李开芳等率众北伐,未在南京,何能有掠女考试的事?钟芳礼虽在南京,既无家室,亦焉能置掠女于女馆?且遍考太平天国文件笔记,绝无军官掠女的行为。按钟、林二人之父,如是钟芳礼、林凤祥,则本是太平天国的官,何以会悔?作者欲掩饰上面所引的真实凭据,加以对证,自可以看出是任意附会、随口乱讲,而不觉将作伪的马脚露出来了。

  据《太平天国野史》所载,编造出正主试洪宣娇,副主试张婉如皖人、王自珍鄂人的话。殊不知“主”字是太平天国避讳字,如何能用作考官名称?至于伪造的试题“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全章,更是违反了太平天国的考试制度,因太平天国原是禁止人诵习四书、五经,违者有罪,法令如此,哪有会出《论语》题目的呢?且太平天国主张男女平等,伸张女权,更不会出此轻视女子的题目。傅善祥所作力辟难养之说,为天王激赏的话,题目既然是伪造,文章自然是空中楼阁了。种种谬误,不足为训。

  考察傅善祥,历史上确有其人,但是女簿书而非女状元,南京人现尚传说其故居在秦淮河南岸东关头附近。既有其人,当以谢介鹤《金陵癸甲纪略》所云为可据,其说云:

  女簿书,东贼逼取民女识字者充之,以代己批判。有傅善祥者,金陵人,二十余岁,自恃其才。东王闻之,选入伪府……病愈,善祥得随意往各女馆,无所禁,遂不知所终,或云逃去。

  由此可见,当时傅善祥进入东王府之时,只是女簿书,而非女科状元;倘是女状元,必不说是女簿书,而其所载傅善祥呈东王的文浅显明白,亦不似《太平天国野史》依仿伪造的呈文加上许多浮词泛语。那么真实的傅善祥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呢?

  据有关史料记载,傅善祥,金陵人,幼熟读经史,精于女工,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才女。太平军陷江宁,掳入军中,见其习书善写,用为女簿书,一直在东王宫中掌文书。傅善祥貌美得东王宠,恃宠而骄,批阅文牍,屡骂诸首领猪狗不如。东王杨秀清侦知傅善祥语侵及己,大怒。即以傅善祥吸食黄烟为罪,逮之枷于女馆示众。情急之下,傅善祥亲笔作书于东王,备极哀怜。东王怜之,遂释其罪。傅善祥得间逃去。东王派人大索,不得。

  从上述三大理由不难看出,女状元傅善祥只不过是天平天国虚构的神话。而太平天国从天王洪秀全到东王杨秀清,以及属下诸王诸丞相,大都是编造的神话的高手,编造神话起来无不炉火纯青,游刃有余,像编造女状元傅善祥这样的神话恐怕都绰绰有余。

  百度百科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免费)参与修正。立即前往

本文链接:http://cccrecords.com/huopaolvlishu/625.html